木棍痛殴、铁链綑绑、非礼女生、人狗共眠‧佛堂虐童打老人

木棍痛殴、铁链綑绑、非礼女生、人狗共眠‧佛堂虐童打老人(吉隆坡21日讯)一名妇女申诉,她4年前将两名小孩送往蕉赖的一间佛堂寄养,孰料两名小孩长期遭到虐打、锁链捆绑及性骚扰对待,并利用大儿子身体上的缺陷,谎称需要动手术治疗而向大众筹款;待她发现情况不妥后,才将孩子接回身边照顾。这位妇女余雅芬也声称,佛堂的长者情况更糟透,有者赤裸全身躺在凉椅,脸上伤痕纍纍,有者甚至跟流浪狗为伍,人狗住在同一个屋檐下。她週三在班登柏兰岭居民协会主席林亚财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,说明此事。出席者有马华班登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翁诗杰的特别助理梁小琴。余雅芬说,起初,她看到孩子身体上的伤痕,就觉得不对劲,可是佛堂的理事辩称小孩的伤痕是学校老师打伤,她才不以为意,直到小孩亲口告诉她真相,她才恍然大悟。谎称男童被校长打伤她说,由于经济拮据及小孩不听教的缘故,而在2008年将大儿子(11岁)及二女儿(8岁)分别送往该佛堂寄养。她表示,她在3月时,又看到孩子身上的伤痕,而向佛堂理事了解详情,结果对方却告知,大儿子偷窃学校校长的钱而被校方处罚;惟她询问校长时,得到的答案却并非如此。“校长还说,他曾经看到其他学生背着大儿子下楼去食堂用餐,可惜他没有我的电话,而无法跟我联络。”她指出,由于大儿子的身体构造特殊,出生时,胸前已经凹陷,犹如心脏有问题的小孩,可是他的健康状况却是正常。她说,她的两名孩子被佛堂派出向外界筹款,还教唆孩子谎称不知道父母的消息及虚报年龄,以博取大众的善心,并意图欺骗大众指大儿子需要动手术治疗。她怀疑,小孩筹款回来的金钱,被佛堂的员工瓜分,甚至将善众赞助的物品再转卖出去。“这几年,孩子都不敢跟我说出真相,每次打电话给我后,晚上都会被脱光光的虐打,他们还用粗大的木棍殴打小孩。”义工:1员工是“打手”曾经在该佛堂担任义工的阿明也现身在记者会现场,他说,该佛堂共有4名员工,其中一人是佛堂的“打手”,怀疑有黑社会背景。他说,当一人打小孩后,另一人就会充当好人,从旁安慰小孩。他表示,只要小孩稍有不对,这4人就会虐打小孩,甚至将铁铲扔向他们。“有一名老人在9月刚刚过世,我怀疑他们强迫他吃中药,结果双脚肿大,又不带他去看医生,结果最后毒上脑而死掉。”他说,目前佛堂内共有六七名小孩,年龄介于8岁至11岁;长者则有两名,年龄约70岁左右。筹款没达目标受对付男童说,除了该佛堂理事外,还有其他外人进来虐打他们。如果筹款达不到目标,也会遭到对付;最惨的时候是需要跛脚走路。他在描述被虐打时,还一度用双手比划木棍的粗大,甚至还说双手被锁链扣住,无法行动。“他们用很粗大的木棍打我,用锁链扣住我,还有人咬我。”男童的妹妹说,当其他人不在的时候,他们会看成年人书籍和AV电影,然后指着画面说“这个好”。“不只是我,佛堂的女生都被他们摸来摸去,胸部、屁股都有,我还被一个男生脱掉裤子,帮我穿上男生内裤。”女童遭索吻摸全身余雅芬表示,佛堂其中一名员工“大师兄”经常骚扰小孩,她的小女儿甚至被抚摸全身及遭到索吻。“另外,佛堂有一个中二年级的寄养小孩,在半夜脱掉女儿的裤子,帮她穿上男生的内裤来睡觉。”她说,当她在8月要接走两名小孩时,有两名员工还要求她缴付寄养费4000令吉,惟她却没有答应。她表示,小孩向她转述佛堂理事的对话,辱骂她是“扫把星”,甚至指她忘恩负义,佛堂对她那幺好,却出卖了他们。对此,她分别在3月及8月向警方报案,投诉该佛堂虐打小孩及进行非法筹款活动,希望警方介入调查此事。筹款付小孩生活费询及小孩被派出去筹款时,青乐说,这是义卖物品的活动,只有在小孩学校放假时,才会带他们出去,得到的捐款全用于小孩的教育及生活费。不过,她坦承,有一次理事都不在佛堂时,有一名年老的职员用锁链将男童及自己一起捆绑,方便看管,以防小孩到处乱跑,惹事生非。她知道捆绑小孩是不对的做法。“但男童很顽皮,曾经在佛堂后的山洞起火,结果要消拯员前来协助灭火,还跑到邻近的巴剎捣乱,引起小贩不满。”没向寄养小孩征收费用她也澄清,佛堂并没有向寄养小孩的父母征收费用,4000令吉的寄养费,完全是余雅芬污衊佛堂的举动。她说,佛堂多次举办户外旅游,曾到马六甲、高原胜地等地旅游,还有为男童举办生日会,却不解为何会投诉他们虐打。佛堂没执照负责人被扣查联邦直辖区的一名福利部官员声称,这家佛堂没有执照,所以不能让小孩及老人留宿在佛堂内。福利部也将其中一名负责人带返调查。另外,与流浪狗同住的老人,却愿意随同联邦直辖区福利部的官员一同离开,希望官员另找地方安顿他。【佛堂回应】理事否认指控称男童是问题学生佛堂一名叫青乐的理事,全力否认余雅芬的所有指控,坚称佛堂没有虐打小孩及老人,并指投诉的有关男童是“问题学生”,经常惹事生非,甚至引发佛堂火灾。男童曾致佛堂火灾“男童是从另一个孤儿院转送过来的,而且他在之前的小学也发生很多问题,是个过于好动及顽皮的小孩。”她极力否认佛堂的理事虐打小孩,且声称没有使用木棍殴打,只有在小孩不听话时,才会作出打手板的小惩罚。她说,男童送来不久后,他的母亲余雅芬看到这里有得吃、有得住,才会将另一名女儿也寄养在此,而且她也很少过来探望他们,没有尽到母亲的责任。林亚财结束记者会后,召集媒体、联邦直辖区福利部及警方前往佛堂了解情况。称长者自愿与狗住屋外至于老年人跟狗同住,青乐说,老年人认为流浪狗是他最忠诚的朋友,才会愿意住在一起,即使佛堂理事邀请他进来屋内,他也不肯。她称,这完全是出于老人本身的意愿,而且该老人神志清醒,没有精神问题。1长者因细菌感染病逝对于拍到全身赤裸的老人躺在凉椅上的照片,青乐说,由于老人行动不便,排泄物都由佛堂理事处理,相信是準备帮他清洗身体时,才被别人拍到。询及刚逝世的一名长者的事件时,青乐解释,佛堂曾多次在半夜载他到医院治疗,并且拥有过往的病历证明,医生指说是细菌感染而逝世,并非遭到虐待。“他的身体有很多病痛,肾病、糖尿病、哮喘等,我们也有送他去洗肾,可是最后他还是过世了,这不是我们疏忽的问题。”义工:佛堂不会虐童刚好在佛堂现身的义工郑蔚仲说,他不相信佛堂会做出虐打小孩及老人的暴行,而他也没看过他们如此对待小孩。“我是因为这里的运作方式,才愿意加入义工行列,并多次跟他们相处,没有发现他们有虐待小孩的问题发生。”他说,在佛堂寄养的小孩,身份背景较为特殊,需要长时间的教育;如果只听单方面的指控,对佛堂有欠公平,希望公众可以明白他们的苦处。‧2011.09.21

相关文章